Articles avec le mot-clé «xiaomuchong»

自我审查去死

Publié le par v dans «Misc». Mots-clés: Zhao, the Economist, xiaomuchong, GFW

自我审查去死——写在经济学人被屏蔽

黄色电影

在赵家的家奴、对手以及其他之间,你可以自由选择做前两者。跟所有自由一样,这两种自由都是有代价的,这两种自由的代价又跟所有自由的代价不一样。 做它对手的代价,往往不会让你一个人承受。他会让你的家人、朋友以及商业伙伴一起承担。而做它家奴的代价就是你失去了freedom from fear,因为你总是在恐惧着你会做它的敌人。这种恐惧你既不能用做点什么来消除,也不能用什么也不做来消除。

总之,你现在就像是一个没有看过黄色电影的小伙子,你不知道看黄色电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你不知道做赵家公敌是什么样的体验),但是你知道黄色电影(赵家公敌)是个坏东西,因为大家都说黄色电影(赵家公敌)是个坏东西,要你不要去看黄色电影(不要去做赵家公敌),所以你一直在恐惧,所以你一直要警惕,你在恐惧万恶的资本主义可能对你的侵袭,你要时刻警惕万恶的资本主义的可能对你的侵袭,你就会在一小嘬的唆使之下看了黄色电影(做了赵家公敌),你看黄色电影的第一眼(做赵家公敌的第一刻),你就知道了黄色电影(赵家公敌)是什么东西。你已经犯下最严重的罪行——思想罪。 好了现在是时候给你看一下黄色电影了。

beware the cult of xi

黄色网站又一次被屏蔽了,不过这一次不是一个页面,Quartz说The …


Lire la suite...

释放浦志强

Publié le par v dans «Misc». Mots-clés: Google, Pu Zhiqiang, xiaomuchong, GFW

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不准他们离开我们。——“Ich bin ein Berliner” BY John Fitzgerald Kennedy

文题无关。

四年前,我看到月光博客写了一篇纪念dropbox君。我当时笑了。我笑的不只是当局。当局固然可笑,可笑到连dropbox都要封,连dropbox都要封。我笑的不只是月光博主的写法。我笑的是我们还能找到很多网盘。我们依旧可以存放他们不想我们存放的东西。你们呐,too young too simple。我算是身经百战了,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月光博主何如此忧伤?

Google离我们远去已经大半个月了(我动笔写的时候还是快半个月)。大约它也不会再回来了才让我下定决心写完(事实上还是没有)。

是的,我们依旧可以用其他搜索引擎(如)搜索到他们不让我们搜索的东西。但我还是要写点什么;是的,没有人跟我说先生还是写点什么吧,但我还是要写点什么;是的,已经有很多先生写了点什么,但我还是要写点什么。


时间轴

有很多东西要写的 …


Lire la s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