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审查去死

自我审查去死——写在经济学人被屏蔽

黄色电影

在赵家的家奴、对手以及其他之间,你可以自由选择做前两者。跟所有自由一样,这两种自由都是有代价的,这两种自由的代价又跟所有自由的代价不一样。 做它对手的代价,往往不会让你一个人承受。他会让你的家人、朋友以及商业伙伴一起承担。而做它家奴的代价就是你失去了freedom from fear,因为你总是在恐惧着你会做它的敌人。这种恐惧你既不能用做点什么来消除,也不能用什么也不做来消除。

总之,你现在就像是一个没有看过黄色电影的小伙子,你不知道看黄色电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你不知道做赵家公敌是什么样的体验),但是你知道黄色电影(赵家公敌)是个坏东西,因为大家都说黄色电影(赵家公敌)是个坏东西,要你不要去看黄色电影(不要去做赵家公敌),所以你一直在恐惧,所以你一直要警惕,你在恐惧万恶的资本主义可能对你的侵袭,你要时刻警惕万恶的资本主义的可能对你的侵袭,你就会在一小嘬的唆使之下看了黄色电影(做了赵家公敌),你看黄色电影的第一眼(做赵家公敌的第一刻),你就知道了黄色电影(赵家公敌)是什么东西。你已经犯下最严重的罪行——思想罪。 好了现在是时候给你看一下黄色电影了。

beware the cult of xi

黄色网站又一次被屏蔽了,不过这一次不是一个页面,Quartz说The Economist’s website is now censored in China—and all it took was one satirical cover

Apparently Quartz错了,我大赵家对这种境外敌对势力的忍耐已经是够了,这不是一次两次报导一篇两篇文章,他们有预谋、有计划地抹黑我赵家。现在这样的双输局面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如果经济学人有心做赵国人民的朋友,我们又何苦置之于死地。只是经济学人屡次三番不听劝解,我们被逼无奈,只有做出这个艰难的决定。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但是我们看到历史又是惊人的相似。经济学人不懂得吸取前人教训(前人教训:New York timesBloomberg),终于酿成今日悲剧,实在是罪有应得,死不足惜。

A storm

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批判经济学人,这种境外反动势力、赵国人民的老敌人,我无力也无意劝其迷途知返。我要引用 Bacon 在 Of studies 里说的 Histories make men wise,我要劝告我们的老朋友,首先不要轻易尝试黄色电影,你看一眼黄色电影,你就再也回不去了,其次要警惕那些可能给你们看黄色电影的人,美国人可不会在你们睡觉的时候休息。有图为证。

beware the cult of xi

蛤蛤蛤,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里边放荡不羁的浪子托马斯对于无意于与赵家为敌,也无意于与赵家为友,对他来说生命中更有意义的事情是探索女人的身体。由于和朋友谈论俄狄浦斯,说俄狄浦斯乱伦不是俄狄浦斯的错,相反俄狄浦斯自己其实是一个受害者,后来终于写了一篇关于俄狄浦斯的文章,但是这不是一篇关于俄狄浦斯的文章,至少发出来之后已经不是了,编辑帮他删了三分之一,在赵家人眼里写的也不是俄狄浦斯了。这甚至不是隐喻,这是赤裸裸的讽刺。这下可好,托马斯踩上地雷了,托马斯自己也变成地雷了,所以大家都要离托马斯远一点,离他太近是可能会被炸死的。医院领导奉劝他上CCTV认个错,他不从。领导问他为什么不认错,他问领导为什么要认错。没有人在乎为什么要认错,他们只在乎托马斯会不会认错。托马斯这种人物碰到这种事情,这出戏才有意思。托马斯认错,那他以后就是赵氏家奴了,别看这小子平时放荡不羁,藐视各种规则,终究还是膝盖中了一箭,跪在赵家面前了。托马斯不认错,认个错有什么大不了的,得了吧,你这小子装啥清高,装清高可会害死我们(赵家人眼里可容不得敌人的朋友),早日也他划清界限才好。

这是小说家之言,现实生活往往有异于此。小木虫本是医院领导,本该劝托马斯之流迷途知返,但还来得及反应自己就成了踩上地雷的托马斯,更有意思的是医院领导有时认错也无门,参考前人先例便可知之。有些网站会装清高,有些会装了一段时间后装不下去了,当然有些直接就跪了,但是有些发现跪了没用,有些后来诈尸一次就真的殁了,有些后来还魂成功,但是不知它还是不是它。总之,这种事情只是赵家生活里的一个琐碎片段。大西洋旁边的蝴蝶扇了扇翅膀,于是赵国就起了风浪。如果你不够警惕,风浪就会波及你。

我不想反问(但我们应该反问)究竟是什么部门以什么依据没有任何事先通知,甚至事后通知也没有就关停了一个网站。这就是赵家 style。You do not understand it, you just get used to it. 赵家怎么可能告诉你网站上面什么东西不能放到网站的,它只会告诉你,什么东西不该放你自己应该知道,既然你放了,那你就应该为你放的东西负责。赵家从来不会告诉你什么事情它会管,从来只告诉你它会管一些事情,至于到底管什么事情,最终解释权归赵家所有。你在赵国生存,你就是和赵家签了一个合同,合同的具体条款你现在没有权利知道,你会在违约的时候收到通知(也许不会)。

当他们在诉苦的时候,他们在诉些什么。

是的,赵家非常可笑,但是我更要嘲笑小木虫。我要嘲笑这寻我诉苦的奴才。

emuch.net 域名被封禁了。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没有收到任何形式的提前通知、提醒或警告。事后我们汇总来自域名、主机服务商的邮件通知才知道,有个别虫友不顾论坛禁止涉及政治人物的规定,依然我行我素发布违规的国外某经济杂志PDF资源。

与此同时,我们对论坛进行了大批量搜索,所有涉及该杂志的资源主题全部删除,并记录发布者的信息,对相关违禁词进行了更新;4月4日9点,我们联系到了相关部门,提出了积极配合整改的想法,期望能够酌情减少封禁时长,让小木虫重新恢复正常。

虽说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小木虫的苦我大约在哪里见过。

「先生!」他悲哀地說,眼淚連成一線,就從眼角上直流下來。「你知道的。我所過的簡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這一餐又不過是高粱皮,連豬狗都不要吃的,尚且只有一小碗……」奴才对聪明人如是说。聪明人表示同情,告诉他日子总会好起来的,你慢慢熬吧,会有出头日的。奴才听了后也甚感宽慰。不几日,奴才又找人诉苦,不过这次找到的是傻子。傻子听后气愤不已,誓要与那混账主子拼命。傻子跑到屋外,动手就要砸墙。奴才看了觉得万万使不得,主人要骂的。傻子不听,照砸不误。来人啊,强盗砸墙了,奴才吼道,一群奴才出来把傻子赶走了。主子来了,奴才道:“强盗来砸俺家的墙,我首先叫喊起来,大家把他赶走了。”几天之后,奴才便向聪明人诉了希望,有了主人的夸奖,日子也会渐渐好起来的。聪明人也笑嘻嘻地回答了他。

小木虫过的可不是人过的日子,可不是吗?它做的不错,主子夸奖了它吧?

小木虫是一个受害者,我不会说它活该,没有网站应该承受这种无妄之灾。我不知道我处在小木虫站长的位置,我会怎么做。但是我不会斥责看似聪明的个别虫友,我不会积极配合整改,我不会贩卖理想。

Publié le par v dans «Misc». Mots-clés: Zhao, the Economist, xiaomuchong, GF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