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avec le mot-clé «Academia»

我和神的亲密接触或曰我口里的饭与神的更亲密接触

Publié le par v dans «Misc». Mots-clés: Academia

多年以后,当那个sb回忆起多年以前的那个热天午后,他会发现那一天他是多么的接近神。

昨天晚上总结了个“如何假装听懂一场学术报告并震慑全场”,假装我能用上这个。

下午去得有点晚,所以没能看到前面弦论诸神谈笑风生。Gross(是David Gross,不是Gross-Zagier formula那个Gross,也不是 Calabi-Yau Manifolds and Related Geometries的作者,姓Gross的人真多)说他有点metally exhausted,看起来其他人好像也是,参加ICCM的人进场后,会场才热闹起来。看到Gross在上面演讲,你问我接近神是种什么样的体验,我只能告诉你,我啊当然是一颗赛艇。Gross的报告是结束报告,题目是visions。首先他说,幸好是让他说vision,不是让他总结(这个时候有很少的人笑了,据朋友回忆,一开始发笑的就是Witten,如果我的记忆没错的话,全场冷笑话中第一个惹人发笑的就是这个)。这场会议是unsummerizable。他足够多的准备,没有时间可能或许也没有能力来总结,然后说了一些让他最一颗赛艇的东西,emergent spacetime对应于什么什么(好像是一个字母+Y …


Lire la suite...

如何假装听懂一次讲座并威震全场

Publié le par v dans «Misc». Mots-clés: Academia

一开始他告诉我一加一等于二

你总会听到这样一些报告,听完之后,你完全不知道演讲者究竟在台上干了些什么。有时候你会被铺天盖地的细节给淹没,这个符号什么意思,那个定理是什么意思;有时候你会陷进一个似乎完全就没有出路的迷宫,这个迷宫的名字演讲者说走直线就能走出去,迷宫的名字就叫做“显然”;有时候你什么也听不明白,甚至标题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你盯着标题看,直到你发现你已经不认识标题上的字母了;有时候你会忍不住问这到底搞的是什么东西,搞这个有什么用,搞这个能找到女朋友吗。总而言之,ta讲完之后,你听到了雷鸣般的掌声,ta问到有没有问题的时候,你听到死一般的沉默。这时候,你会问自己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如何假装能听懂?

好了下面开始转载Mathematical Apocrypha Redux(Steven G. Krantz)的一篇文章。见第42页

Desmond MacHale (1946- ) is a well-known mathematical wit, author of the book [MACH]. He has …


Lire la s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