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irth of a Data Hoarder

Publié le par v dans «misc».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就不可以预料。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我绝对不知道,我作为一个资料室打杂工怎么把我选到其他办公室去搬砖了。最近,我们学院申请一个基金。这个基金申请需要填写我们学院的老师和他们的合作者的一些论文信息(期刊的影响因子、论文的引用数、论文原文之类),这块搬不动的砖头不知怎么就砸到了我身上,罢了,苟利国家身死矣,岂因祸福避驱之。

加起来有 40 多位老师。其中有十几位老师是国外的教授,还有一些老师是大忙人,所以大部分论文是要我自己去找原文的。每一篇论文都需要查询引用数(排除所有原作者的引用数)和影响因子。

一开始我用古典的方法(也即复制一个一个文献,粘贴至 duckduckgo,如果没有找到官网,跳到 google 再来一遍,是的,我根本没用什么专业的学术搜索引擎)找每篇论文的 doi。我打算先保存所有论文 doi,之后再用 sci-hub 迅速下载很大一部分论文,最后当面教育那些不识像的顽固分子。过了不久,我发现这个任务虽然简单,但是太他妈的无趣了。再加上,还有一个问题是,我要找 …


Lire la suite...

另一个下午:拖延癌晚期的绝望

Publié le par v dans «misc». Mots-clés: procrastination

描述另一个下午的另一个下午(补充,应该加上和晚上)。

在另一个我发现不适合打球、谈恋爱和看数学书的下午里(i.e. some afternoon after 手受了沉重一击,心受沉重一击),我打算翻开在我硬盘里吃灰久矣的 Zen and the Art of Motorcycle Maintenance,或许该把没喝完的鸡汤喝了,结果发现人倒霉的时候喝个鸡汤都难遂愿,鸡汤不翼而飞了。只得再做一碗,做完之后发现一个问题,我上次看到哪了?刻不容缓的问题一时半会没有答案,只好从头再来。

俄儿,我发现一口鸡汤有点甜,似乎可以分成几口吃。是以,我按下 Alt+c 打算用 org-mode 记录一下。我的 org-protocol url 还是古老的 org-protocol://capture://$key/$url/$title/$body 这种格式。于是 …


Lire la suite...

Make Single-handed Life a Little Bit Easier

Publié le par v dans «misc».

Recently, I had an accident. I broke one bone on my right hand. How did I break my bone? It is a bone after al. Well, its basically like

Tripped up in the huddle

可能我飞得稍微高一点,反应稍微慢一点。总之,我要六周后才能长出新的手臂。

键盘

如何单手高效打字?

fghj

我表示,就算手指停在 fghj 的位置,我还是得跟着字母飞得老远了。

dvorak

问题是我一个月之后可能用不上了。如果时间更长点我肯定会学 dvorak,一个月恐怕只够适应键盘布局。

mirrorboard

Mirrorboard 就是用左边的按键映射右边的所有按键。效果如下 …


Lire la suite...

Firefox: a Love Story

Publié le par v dans «misc». Mots-clés: tech, freedom, privacy, firefox

tl;dr 你应该使用 firefox 以及我打算不再使用 firefox。

me and browsers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那时候,没有一个人会因为使用 opera 而感到羞耻。opera 用户不会因为很多网站不支持 opera 而放弃 opera,opera 用户会因为很多网站不支持 opera 而放弃很多网站。It came as a shock, opera 竟然要抛弃 presto。是什么让从来不在乎自己市场份额一万年1%的 opera 发生如此大改变?Presto is what distinguishes opera from other browsers. 做为一个前 opera 用户,我多希望 presto 之后的世界里还有 …


Lire la suite...